嘉祥石雕—东汉石雕文化

神道住也是贯穿东汉、北朝和南朝的造Tj品种,从它的形式表现和审美情趣 f:也可以看到强烈的rpi归倾向。南朝a前石雕神道柱的造型样式基本一致.分拄头、柱身、柱础三大构成部分,拄头有盖·LM小神14.柱身声隐陷直棱纹,棱数二.卜四道,个别的有二十八道。L部有长方形额,额L刻文字载朝代与墓主官职及封号,有姓不记名,如“梁故侍中抚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吴平忠侯肖公之神道”有的额下及柱身_L还刻有浮雕神兽.交龙、绳辫纹等。柱础刻浮雕蟠绕的双蜻。整体表现形式与两晋时期的神道柱很不相同。北朝的墓前石柱仅见北齐义惠石柱,其造型不同于南朝模式。而是更多地倾向于汉代的阔的表现特点,但基本形式仍为柱头、柱身、柱础构成,柱身上部有额.上刻字。前文已经分析过东汉时期神道柱,从东汉作品的形制可以看出,它们制式尚未统一,有相对自由的表现。和南朝神道柱仔细比较可以发现两者的基本因素是一样的,有些特点甚至完全相同,如棱纹数目、额的出现和题写方式、绳辫纹等。两晋的神道柱与前后期均不同,比较简陋,是一种汉式的退化。可以说,虽然南朝神道柱的造型模式带有很大的西方艺术影响,但基本样式与审美因素在东汉已经产生,南朝只是在魏晋衰落之后的一种回归性延续。嘉祥石雕---东汉石雕文化
从组合形式来看,南朝的选择与北魏永固陵基本相似,都是采用了东汉众多方式中的柱、碑、兽的简单组合方式。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已经基本把握了南北朝幕前石雕的造型回归倾向,并可以进一步理解这种回归的深层涵义。南北朝的回归不是简单的模仿继承,而是在新的层次上的继承,它更为成熟、完美,有新的审美意义。南朝模式的完成可以说是审美意识的单向发展结果,在特定的时代社会心理影响下汲取汉代艺术的神秘性、灵异性的一面,并将其推向极端,变成贯穿整个石雕群体造型的审美追求核心,它排斥了汉****实再现的表现类型和多种组合方式并形成阶段性造型定制.强化了夸张、神秘的审美倾向,充分运用造型手段在东汉基础上将单纯简明的p题刻kIJ地尽N尽>.形成油代鲜明特色。北朝样式的发展则体现着东汉世俗化、写实化审关倾向的延续。乃至灵异性的动物主题也被涂七了现实化的色彩。它排斥厂汉代神秘虚幻性的表现类型,继承了不划一的多种组合方式.未形成阶段性造型定制。南北两种风格样式都参照了前代提供的样板重新选择,采取了适应的方式。在各自的审美倾向上发展至新的审美层次。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