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雕马的艺术对后世的影响

汉代马雕塑充分显示出了中国本土精神。它那雄浑古拙、变形夸张的意象造型和关注现实.充满斗志、蓬勃进取、自由浪漫的造型观,不仅开拓了汉代雕塑的内在容量和精神意菹,并且使汉代雕塑显示出一种一往无前的力量和蓬勃旺盛的生机,为后代艺木创作提供了取之不竭用之不尽叫艺术宝库。直到现代.当许多当代中国艺术家在对西方雕塑顶礼膜拜时,我们更应做到既不完全套用西方人的审美标准与评价尺度,也不对传统艺术中的偏差不足视而不见。中国古代雕塑的独特艺术表现规律是融合主体情思与客观物象,是一种以特有视觉和触觉柬表达世界的手段,完全可以获得现代意义,成为新的价值结构的组成元素。我们应该增强对中国古代雕塑艺术的认识和理解.从中国传统雕塑造型中寻找到具有现代意义的闪光点,找到中国雕塑的未来之路。

6.1汉马雕塑造型对中国古代造型艺术的影响

在汉朝几百年的统治期问,通过在思想文化领域的统一,以及艺木风格与形式上的吸收、综合与演变,影响深远。造型艺术在其后两千年的发展演变的过程中仍延续了汉代雕塑的一些特点,无论是内部的少数民族的艺木风格还是外来艺术特色,都被一点点地吸收、同化、综合,堆终在世界领域形成了锄烂辉煌的中国艺术特色。汉代雕塑独将的造型语言在反应大汉王朝精神面貌的同时,也对后代艺术M格产生了深远影响。

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是中国历史上各民族阆战争频繁的纷乱时期,也是高超的汉马雕塑与唐马雕塑造型之问的过渡期,这一时期,北方少数民族的迁徒和汉族人民的南下,促使了全国范围内民族大融合。特别是相继为匈奴、揭、氏、芜、鲜卑等北方少数民族统治的北朝。在这里,各民族相互融合,交流、取长补短,推动了生产的发展和文化的进步。同时.骑射依然是人们所热衷的生活方式与娱乐方式。

如1953年陕西西安草场坡出土的北魏武士骑马陶俑(图34),骑俑及马都穿铠甲.衣着保留有鲜卑民族遗风。北魏、北齐、北周墓中出土的战马雕塑几乎都神气十足,可以从此看出汉代马雕塑雄浑、蓬勃进取之遗M。它们大多制作细腻,同润.或置以华丽的鞍、饰.或披着厚厚的恺甲.个个扩胸肥臀,腿部稍短,表现出壮实勇猛的蒙古马形象。同汉马雕塑一样体现了马在当时军事中的作用和重要地位,也沿袭了汉代马雕塑的意象造型。

经过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民族大融合,新起的唐王朝在文化上大放异彩,绘画、雕塑以及工艺美术在唐代都取得了巨大成就。为了开拓疆土、巩固国防,唐朝同样很重视骑兵力量,其后.社会安定官吏贵族把游猎、骑射、马球做为风行一时的活动.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以马为题材的唐代雕塑、绘画便相应地发展起来了。唐代创立了鞍马画科.井出现了大批画马的名家,马雕塑的造型在这时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在唐代十八个帝王陵前遗留有不少巨型陵墓石雕马,这些石雕马继承了汉代石雕马雄浑体量的形式语言.由质朴劲健走向精练圆熟。人们依然可以从那些神圣庄严的姿态,丰肥雄浑的躯体中感受到汉代的雄浑博大(如图35)。同时。唐代马造型又融入了佛教外来艺术和雕刻技术对秦汉以来中国石雕艺术的补充,既有汉代艺术的张力,又显示出了唐文化的丰富性和包容性。如著名的唐乾陵“翼马”. 高3.17米.长2.80米、躯体鹿大、气势雄浑、高过三米、头部写实、胸腹概括而夸张.稳稳伫立在职重基座上,肩部刻有卷云状的浮雕双翼,做腾空飞起之状。明显受历朝历代。死后升天”的升仙思想影响,同时体现了大唐帝国君临天下、强盛昌明的时代风貌,堪称唐陵石刻之最。乾陵另有带有牵夫的仪马五对:石雕仗马有鞍,有蹬.蹄与石座相连,两边各立一牵马石人,穿紧袖衣,艟束带.一方面夸耀其文功武业,双手置胸前作牵马状。其造型同样高大雄浑,庄重古朴。造型逼真,刻线流畅(如图36)。

汉、唐相隔几百年,但他们对马的理解、爱好和艺术的处理是十分一致的。在汉唐以马为题材的艺术境界中,同样主张向上的健康的和饱满,那种低级的颓废的情绪在汉唐是没有丝毫影子的。这也留给当今一睡觉啊在古为今用的创作方法上,提供了一些有益的启示:战马,是用于战斗的。战马的艺木,真正属于那些积极进取的战斗时代。

宋朝以来.马雕塑的造型一夫汉代浑厚、深沉、博大之美.而追求工整、纤细、雕饰之感。元朝时期的墓葬陶俑中把墓主人生前役使的奴婢,使用的仪仗、起居房舍、出行车轿完全塑出,浩浩荡荡,逼真而详尽地记录了社会生活.还保留有汉代马雕塑关注外部世界、再现、写实的艺术特色。

6.2近现代艺术对汉马造型艺术的借鉴石雕马的艺术对后世的影响

雕塑艺术是文明发展链杀上一个关键性的环节,在文明的演进过程中从没有断过雕塑作品反映时代风尚,汉代马雕塑把握到了当时西方交流的一切机遇和条件,又遇上了适直它生存的国际环境,造就了古代马雕塑艺术的空前繁荣。汉代马雕塑的造型艺术给于近代艺木家和当代艺术刨作更多的借鉴和启示。

中国第一代敦煌学家常书鸿先生,回忆起多年前自己与画马名家徐悲鸿先生的对话,曾说:“武威雷台出土的铜奔马.就是我们在20余年酊纵论古今中外也不曾挨到的一件有关‘天马’的珍贵的雕塑艺术品。”哺1他认为威武雷台出土的汉代铜奔马,是2 000多年前的中国艺术大师,用高度的智慧p深刻的生活体验、丰富的艺术语言,简练而生动地表达了我们民族艺术传统中“形神兼备,气韵生动,形妙而有壮气”的杰作。徐悲鸡先生也曾说:“画马的难处在于不但要画出马的神速,还要画出马的烈性。那是一种气吞河山的烈性!’近代中国屡遭外怪,国力微弱,徐悲鸿先生画马,弃画阴柔富贵之气.大有生机勃发、自强不息的蓬勃精神和进取意识。从徐悲鸿先生的(奔马图》我们可以看到他对传统文化的激活,他的水墨奔马造型独树一帜.既有秦马的气势,又有汉马的薪健以及飞燕的轻灵,汲取了汉马雕塑富有动势的特点,墨色判分阴阳.超越传统语言程式,融马的体积、解剖与传统中国画的意笔挥洒为一体.对于马的结构、动感和质感表现有相当的新意(如图37)。徐悲鸿的奔马借用意象造型的特色,巧妙地将西洋画的明喑法与中国画的没骨法等拄法融为一体.借“西马”之形体,画出了“中国马”的神韵,从而创造了马画新样式,在笔墨中注入了新的艺木精神,表达了在新文化滋养下一个现代中国知议分子的风格风采蕴含于这一形象之中的艺木精神则尤其值得我们去求索与理解。

此外,当代大型雕塑刨作中也出现了大量以马为题材的作品。比如当代浮雕创作中常会借鉴汉代画像石刻中的马造型,有的还会在此基础上加以抽象变形,或与大理石、锻铜、玻璃钢、纤维等现代材料得以融合。这样的现代浮雕作品既有对传统艺术造型精髓的承继,又富有极僵前材质美感和现代文化理念。

一般柬酷,近现代艺木对汉马造型语言的借鉴主要体现在两方面:对其造型形式语言的继承和对汉代马雕塑造型精神内涵的领悟与传承。下面将分别就这两方面加以分析探讨。

一.对其造型形式语言的继承

我们应学习汉代马雕塑中具有形式美的造型语言,总结古人创造马雕塑的形式规律.并加以抽象概括.在当代艺术创作中加以灵活体会、灵活应用。例如我们可借西汉韧期相马用的铜马式的形式美,创作出富有中国传统韵味的骏马形象。

简单说来,马式是指鉴剐良马的标准模型。铜马式便是鉴别良马用的铜铸标准模型。陕西出土的西汉鎏金铜马便是这种相马用的铜马式雕塑。张廷皓在《西汉壁会铜马的科学价值》一文中指出,“相马看头很重要,所以相马须从头部丌始,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帛书《相马经》主要是头部相法。对良马头部的要求是:‘马头欲得方.头放得高峻.如削成。头献重,宜少肉,如剥兔头’.对矗官要求是‘目放满而泽。欲大而光.耳欲得小而促,伏如斩竹筒.鼻大则肺大,肺大则能奔’。对马的躯干部分点的要求是:‘至瘦,欲得见其肉:至肥欲得见其骨。’其它如‘背欲短而方、脊放大而抗、民欲颓而方、胸欲直而出尧间敞开,腹下欲平满’等要求。最后是四肢,‘相马经》要求‘欲得长……膝本欲起,肘腋欷开,膝欲方,蹄欲厚三寸,硬如石……’对尾的要求是‘尾本欲大,尾下验的老牧工说,翘尾巴的马,好胜心强,从不甘落后。 由此可见,汉代《相马经》文中描写的良马造型和西汉鎏余铜马雕塑的造型实例对当代马雕塑的造型艺术都有巨大的参考意义和学术价值.值得现代雕塑人详加揣摩。

二.对汉代马雕塑造型精神内涵的领悟与传承

从神形台一的审矢观来看,我邑马的造型展示出外在形式美感和内在精神气质的完美结合。艺木的形式和内容可以不断地发展和变化,但这种世代相承的艺术特征却深深根植于数千年中华大文化之中。 一个社会的习俗不是永恒不变的,幽马影响而形成的社会习俗也是如此。随着社会物质文明的发展,随着新的运载工具的发明和运用.马必将退出人类社会的生活领域.乃至退出生产领域。由马而形成的>-3俗,在游牧民族的社会也会逐渐改变,甚至消亡。然而.由马形成的民俗是值得留恋的,甚至在科学文化高度发展的社会,人们在生活中也很难完全抹掉对马的喜好,现代奥运会上的马术竞技,甚至城市娱乐中的赌马活动.其表现出的是一种与有关的精神内涵。对汉马造型艺术的借鉴不单是对作品形式语言的借鉴运用,而是在充分领悟汉代
文化、掌握汉马造型规律与象征意蕴的基础上,创造性地进行融注与拓展,体现着现代与传统在重构中内蕴ill的民族文化特征和强烈的视觉力度。在当下异彩纷呈的多元艺术创作的语境下.汉马艺术所具有的雄健,激越的形式造型和蓬勃进取的象征意蕴为我们提供了无可比拟的创作源泉,唤起我们对中国汉代造型艺术观的思考和再认议。

在之前的章节中我们提到,汉代马雕塑具有积极进取、博大雄厚、自由浪漫等精神内涵,作为当代艺术家,最应学习的正式汉马雕塑背后的这种积极向上的精神内涵。总之,我们在对汉唐艺术文明的景仰的同时.也要以同样的热情去思考我们当代雕塑艺术在当社 会中如何再造另一个文明高度,综观当前的雕塑创作,东西方各个时期,各个地域数千年的雕塑艺术风格和类型,几 乎同时摆在了中国当代雏塑家面前,一方面是有着广阔深远的传统沃土,另一方面是表现现实,服务与公共生存空间其理论与时问基础仍旧相当薄弱。而中国古代雕塑能被世界所承认、受尊重,屹立于世界艺术之林。在于它与众不同的特点和独特魅力。作为现代雕塑人.我们要从古代雕塑的意象表现中吸取营养,发挥创造性思维.为促进雕塑创作提供源头活永。

结论

马在人类生活中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随着古代社会的进步和历史的发展,马的形象逐渐融合了深厚的文化含义,成为中国古代艺术中的常见题材。我国考古发掘出马雕塑艺术作品为我们今天研究马雒塑的造型艺术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汉代马雕塑是社会发展的产物,是社会各个阶层生活习俗、意议形态、经济活动的生动记录,也是中国占代雕塑艺术发展历史的重要资料。通过对汉代马雕塑的造型艺术的简要探究.我们可以总结出汉代马雕塑的表现手法、艺术特征、精神内涵,和现代艺术创作中可以借鉴的造型规律。

汉代处于封建社会的上升时期,生产关系基本上适应当时生产力的发展,从西汉到东汉人们的精神世界和文化发展呈现出具有流动性、发展性、确定性的嬗变。西汉前期的马雕塑作品在题材上多为于中国封建社具象兵马俑军阵场面,造型比倒上明显继承了秦朝马雕塑的艺术凤格。在西汉中后期的墓葬中,反映追求生潜享乐的各种马题材的画像石普遍被发现。此时期的马雕塑作品取大势去繁缛,常用高度概括的手法来表现主题,整体感强。东汉时期马雕塑作品的造型艺术较前一阶段又有了进一步发展:题材更加多样,形式更加自由、奔放、旋动。

论文以材质类别为基础,通过对汉代马雕塑各种表现手法的归纳总结.概括出随石赋形、 影像造型,简约整化、写实再现、塑绘结合等汉马雕塑典型的造型手法。此外,当我们去分析汉代马雕掣的艺术特征的时候,不难发现汉马雕塑通过作品的组织结构、造型敷色等的艺术形式,直指艺术本质,大胆运用极具扩张力的线条表现出汉马蓬勃的力量;运用整体而厚重的体量表现出汉马雄滓豪迈的气魄;运用动感强烈的节奏感展现出汉马充满活力的飞腾与跳跃;运用夸张变形的意象造型,塑造出汉马豪放博大的内在神韵.具有权犷豪放、浪漫洒脱的艺术特征,充分显示出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运动和气势之美。

纵舰整个中国古代雕塑的发展历程,其表现手法、艺术特色和作品内涵妁发展与变迁都有其特定的时代特点和文化背景。整体来看,汉代马雕塑简朴豪放的造型,不仅,开拓了秦代马雕塑写实、质朴的艺术M格.而且显示出汉代出一种一往无前的力量和蓬勃旺盛的生机。其雄浑古拙、动感强烈、夸张变形等艺术特点是汉人关注外部世界、勇武斗争、莲勃进取,自出浪漫等价值观的直接体现。

汉代马雕塑作品的造型艺术不仅在中国古代雕塑发展的长河中.而且在中国整个艺术发展的历史洪流中,都是一座高峰。在当下异彩纷呈的多元艺术创作的语境下,汉代马雕塑的造型艺术所独具的表现手法、艺术特征和精神内涵,为我们的雕塑创作提供了丰富而真实的形象资料和创作源泉,唤起我们对中国汉代艺术造型观的思考和再认识。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