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石雕狮子形象的诞生

汉代以来,由于丝绸之路的开通,石雕狮子及其艺术形象已传入中国,在中国的古籍中始有记载,但毕竟是见者少,传者多。对石雕狮子的种种描述缺乏依据。如狮子的梵语叫“simha”,汉代初译为狡鹿,后来取梵语第一音“师”,由于属于兽类,加上了“万”偏旁,成为“狮”。 石雕狮子的出现及演变,晋代的郭璞认为“狡鹿即梭貌,狡貌即狮子,先秦古籍《汲家书》中说狡貌是野马,汉代初年的《尔雅·释兽》说“狡鹿如靛猫,食虎豹”。由此可知,狡鹿、狡貌、狮子在汉代的概念是很不清楚的。一直到汉代的晚期,对于真实的狮子及艺术形象才开始逐步明确。三国时期的孟康在注《汉书·西域传》中说:“狮子似虎.正黄,有髯须,尾端茸毛大如斗”。可见他说清了狮子的基本特征的。自汉代以来,人们视狮子为一种辟邪纳福瑞兽的观念,延续了两千年不变,但其间的狮子造型及其所蕴含的审美趣味却呈现出阶段性的变化。

石雕狮子形象的诞生

大约始于东汉时期,人们开始将狮子雕刻成艺术形象,目前尚未发现东汉之前的物证。据山东嘉祥武氏祠西网铭文,东汉建和元年(公元147年)有名匠孙宗,据有“孙宗作狮子,值钱四万”。的记载。孙宗石狮至今尚存,一对有座,高124厘米,长145厘米的石狮子,头部浑圆,嘴部方阔,颈处刻嚣毛数绍,下有垂须,体壮,四肢粗,作迈步状,其中一只小石狮子右前足按一小石狮。武氏祠石狮子虽然与真狮子的形象有差异,但有西网铭文佐证,因此可将其视为东汉石狮的一个标型。东汉的遗存还有陕西咸阳沈家村出土的石狮。咸阳沈家村的石狮为雌雄一对,1960年在该村附近毛纺厂工地出土,雄狮高109厘米,长202厘米;雌狮高105厘米,长214厘米。这对石狮造型劲健,腰部收紧,长尾呈弧线下垂,四肢交叉跨度很大,怒目张口,舌齿分明,结构比例准确,雕工精湛。雄狮圆耳,劲出刻出密度的嚣毛,呈缕状;雌狮圆耳,劲出有嚣毛狠张,领下长须下垂并卷曲。杨君墓石狮早年移入姜公祠,雕造年代在延光元年(公元122年)以后。石狮胸突背曲,面部似虎,颈处有震毛,领下无须,四肢交叉做疾走状。这两处石雕狮子的造型都比较写实,体态劲健,与孙宗所雕石狮风格迥异。东汉时期的山东、河南、四川等地的陵墓石狮(兽)都接近了这个特征,但肩上都添加了一双飞翔的翅膀,这说明中国狮子的芝术造型一开始就在注重写实的基础上添加了神瑞化的手法,注重于狮子的威武、悍烈、凶猛和强健等内在精神气质的刻划,而对外形只突出其基本特征。概要的说,东汉石狮都做立式,呈迈步疾走状,它们的造型样式在初问世时就表现的十分成熟,并.与被称之为天禄、辟邪神兽的造型相似,期间区别仅仅在于两翼有无羽翼,头上有无饰角。另外值得提及的是,在流行用狮子形象雕刻拴娃石和镇宅石狮的陕北绥德一个叫延家岔的地方,出土一批东汉画像石,在属于墓室南壁一块竖长石条下部,刻绘有狮子形象,立式,作昂首状、右前肢抬起状。这件汉画像石作品透露出早期石雕狮子文化在陕北传播的信息。

石雕狮子形象的诞生

曹操在邺都营建铜雀台的一件石狮早年流入到日本,这是目前发现的年代最早的蹲式石狮。其头部小,胸部圆而阔,前肢撑立,尾部处理成矩形台座,估计它曾做建筑构件之用。石雕狮子在佛教中是护法的祥物,随着域外佛教传入中国,石窟造像、造像碑中蹲狮形象大量出现,从而给民间美术中的狮子造型以直接影响。蹲式狮子造型在南北朝时期开始流行。在江苏丹阳建山金王陈村出土的南朝大墓的模印砖画上有蹲狮形象,蹲狮作侧身状,面部成正面,张口怒目,长舌垂下,颈部霞毛浓密,长尾上举。这对模印砖画狮子被镶嵌在该墓通道两侧,用意护卫墓室。北魏和北周墓前立置有石雕蹲狮。在洛阳邝山北魏陵区一大墓前,出土一件石蹲狮,高106厘米,头部小,嘴方阔,胸部突出,身子硕大,前肢直立且十分有力,雕刻手法洗练概括。位于陕西咸阳底张湾的北周尉迟运与贺拔氏墓前列置石蹲狮一对,高125厘米,造型样式和风格与北魏邝山大墓前的石蹲狮相近。西安碑林博物馆收藏的北周小石狮一件,高约50厘米,可能为墓室门前之物。这件石狮作蹲式,前肢挺伸,颈部银毛作绍状组合处理,整体感强,气势雄浑。总的看来,蹲式狮子造型在南北朝时期逐渐呈现出定型化趋向。作为瑞兽的狮子,其造型从立式向蹲式的转化,折射出古人审美观的一种变化,即从人敬畏狮子的凶残野性转变为狮子被征服而归顺听命于人的心理特征。

石雕狮子形象的诞生

隋及初唐,蹲狮形象趋于成熟,代表作可举隋李和墓门前石狮,唐李寿墓前石狮以及永康、兴宁二陵前列置的石雕狮子。它们的外形都呈三角形构图,头部偏小,银毛、胸肌、前肢及爪都被进行了艺术夸张。盛唐时期创造出蹲狮造型最完美的艺术样式,它们的头部渐大,五官、旅毛突显,胸肌膨胀,前肢粗壮,给人以威严凶暴、不可动摇之感。盛唐石蹲狮的代表作可举恭陵、乾陵、顺陵、桥陵等处遗物,它们是那个时代国力强盛以及人们积极进取精神的反映。但是,唐代的石雕狮子形象却深深地烙上帝王将相的印记,散发着一股神圣与威严的气息。唐宋以后,在蹲狮样式盛行的同时,立狮样式依然流传,只是前代的那种劲键和灵动感渐渐丢失了。

元代以后,蹲狮的造型向装饰化、生活化方向流变,并广泛运用到官署、衙门、祠庙前以及牌坊立柱和石栏杆望柱上。除镇墓、护法功用外,它还可以用来镇宅、镇山、镇水;除石狮外,还有铜狮、铁狮,总之,狮子功用多,品类亦多,人们崇拜、征服石狮子的理性逐渐被玩味世俗生活的趣味性所冲淡。明清时期的蹲狮,动感较强,形态多变,装饰繁褥,外在性的雕饰多且精致,却减弱了内在精神的张扬与表现。石狮的装饰性艺术手法增强了,当年的雄风也逐渐淡化。石雕狮子的前额宽阔,鼻子撅起,嘴巴张开,肌肉强健,再加上象征威武的镶毛和漂亮的缨洛彩带,以及玩弄绣球、哺育幼狮的妩媚动作,给人一种既勇猛又温顺,充满活力又给人非常和善的感觉。

石雕狮子形象的诞生

传统石雕狮子文化到了明清时期才真正成为全社会的一种文化。在民俗文化中狮子几乎成为辟邪纳祥的代名词。木版年画中有童子骑狮,武将骑狮、仙人骑狮;民间刺绣中有狮子滚绣球,此外还有儿童的狮头鞋、狮头帽;民居中的装饰雕刻中,如拴马桩、门墩石、门嵋石以及瓦当和隐壁上,处处可见石雕狮子形象。狮子的艺术形象走出佛完神殿,广泛运用到社会生活之中,为普通百姓所喜闻乐见,这当然是文化艺术的一种进步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