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对石牌坊结构的影响

汉阙对石牌坊结构的影响,汉阙和从古代到今立石牌坊的习俗是什么?阙身立于宽大的基座上,大多有题刻以铭记官爵、功绩等。尤其是后世,阙大多出现在重要的寺庙、道观门前,以及帝王和贵族的陵墓前。其功能主要起着纪念、标识和装饰灯作用。实际上,阙,就是外大门的一种形式。其与石雕牌坊的起源可能有相同之处,也可以说后来牌坊吸收了阙的元素,尤其是阙的楼顶,其装饰性和文化性,对石牌坊的启发很大,以致有了牌坊的一个重要血缘分支——借鉴阙的形制,将建造阙的楼顶的方法移植到坊门上来,在坊门柱子的顶上也加盖了楼顶,并在檐下加上斗拱、梁枋、图案等装饰物,使无顶的坊门变成了有瑰丽楼顶的屋宇式石牌坊。据考古,在成都发现的汉代画像砖上,就已经有形状近似于后代屋宇式牌楼的门阙了。而《京师坊巷志》引北宋路振《乘轺录》载:“幽州城凡二十有八坊,坊有门楼。”这一记载表明,宋时幽州的坊门已有“楼”,也就是说宋时幽州的坊门已是早期的牌楼无疑。可见,石牌坊吸引了阙的楼顶,从而演变发展成为牌楼在宋时已经开始。石牌坊之所以也被人们称为牌楼,其渊源也即在于此。


汉阙,是我国现存的地面古建筑中,最早的建筑实物。它也像华表一样,是我国古建筑中的一种特殊的类型,虽然是建筑小品,但发展变化很大,也可谓蔚为大观。
阙早在春秋时代既已产生,是古代宫殿、祠庙和陵墓前的高建筑物。通常左右各一。起先,阙是较高有较大的,阙顶的台上可起楼观,以供守御人员登临瞭望、警戒、查询,犹如近现代的岗楼。因左右两阙之间有空缺,相距数米,形成一个通道。汉刘熙在《拜名》中对此有明确记载,谓:“阙在门两旁,中央阙然为道也。”正因为如此,故阙也可以解释为“空缺”之意。在麦积山石窟西魏时期的壁画中,我们可以看到早期形式的阙之形象。最精美的石雕汉阙
“阙,门观也。”《释名》则这样解释,“阙,阙也,在门两旁,中央阙然为道也;观,观也,于上观望也。”崔豹《古今注》说,“阙,观也,古者每门树两观于前,所以标表宫门也,其上可居,登之可远观。”徐锴《说文解字系传》卷二十三则说的更为透彻:“盖为二台于门外,人君作楼观于上,上员下方。以其阙然为道,谓之阙,以其上可远观,谓之观,以其县法谓之象魏。”这就是说,阙这种建筑物是古代帝王在宫廷大门之外建两个对称的台子,在台子上建楼观,上圆下方,因为两台子之间阙然为道,所以又称之为观。又因为在阙上悬挂法典,所以称之为象魏。关于“象魏”,《周礼·天官·太宰》上就有记载:“正月之吉,始和,布治于邦国都鄙,乃县治象之法于象魏,使万民观治象,挟日而敛之。”这里特别强调了“象魏”是悬示教令的地方。最热销的汉阙式石牌坊

汉阙对石牌坊结构的影响
可见,阙,又称作两观、象魏。阙一般有台基、阙身、屋顶三部分。古时候,人们经常把阙作为帝王宫廷的代表。如《汉书·朱买臣传》上有“诣阙上书,书久不报”的记载。司马迁《史记·秦始皇本纪》提到秦始皇的阿房宫,“表南山之巅以为阙”,说他把高山引来作为其宫殿的外大门。岳飞《满江红》词说,“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意思是等待最终收复了祖国山河的时候,在回京向朝廷和皇帝报功吧!
石雕汉阙留下的实物中,大部分是墓阙。如四川发现的二十多种石阙都是墓祠阙,而少部分则是坛庙阙。如河南的登封三阙和偃师郦食其庙阙。事实上,阙的种类按它所在的位置分大约有宫阙、坛庙阙、墓祠阙、城阙、国门阙等等。北京故宫的午门就是一对宫阙。阙的主要装饰部位,不论是单层阙还是双层阙,都有造型、雕刻、装饰华美的楼顶。盖有楼顶也是阙自汉晋盛行以来,最大的一个特点。一般来说,单层阙有一个楼顶,而双层阙又叫子母阙,系大阙旁复建小阙,一高一低,有两个楼顶,高者居内为墓阙,低者居外为子阙。最热销的石雕华表,雕刻工艺精美的石雕华表。
事实上,后世对石雕牌坊雕刻的讲究,具有优美的造型、壮观的气势,装饰性、美化性极强,也明显是受了阙的影响。寺院石牌坊经典样式。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