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阙与山门石牌坊的关系

石阙对山门牌楼的形式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影响,一是它的实用,二是它的造型,尤其是斗拱挑檐、梁枋脊兽的楼顶更是影响较大。所谓阙,汉刘熙《释名·释宫室》中有明确记载:“阙,在门两旁,中央阙然为道也。”阙身大多题刻着墓祠即子母阙,一高一低,高者在内称母阙,旁复建一小阙,称子阙。根据现在四川、河南、山东等地遗存的石阙看,它们的功能、造型结构和雕刻艺术,特别是阙顶的造型、结构雕建与山门石牌楼颇有相近之处。
石阙与山门石牌坊的关系
石阙源于春秋,是宫殿、祠庙、陵墓前犹如大门式的标志性建筑物。西汉时期出土的画像砖中有许多阙的图案。其中有“连阙”“双凤阙”等专门描述阙的形态。晋潘岳《关中记》载:“建章宫阙临北道,凤在上,故曰凤阙也。”
通过这些画像砖石阙的图案,可以清晰地看到山门牌楼的雏形。早期建于宫殿府衙门前的阙顶部可起楼,供守御人员登临瞭望。而秦汉以来用于墓祠的阙大都用石雕砌,阙柱呈四方形体,高数米,顶部有一个雕饰考究的斗拱、脊檐的楼顶。它的功能主要是用来纪念、标识和装饰。
石阙与山门石牌坊的关系
为什么石阙对石牌坊的形制产生这么大的影响?而石阙最大的特点即最重要的装饰部件便是楼顶,一般为庑殿式,起五脊,斗拱挑檐,有单檐、重檐,檐下浮雕人物故事或珍禽异兽、卷草花纹图案。四川雅安县城东北10公里处的高颐墓,该墓建于建安十四年。高颐,东汉末曾举孝廉,授益州太守。墓前遗有一对石阙,一对石雕狮子,至今基本完好。石阙楼顶为重檐庑殿式,斗拱、枋檐都为仿木结构雕建,四周雕人物、禽兽和花纹性图案。整体雕刻工整精细,造型优美,在古代墓陵遗物中属较有影响的上乘佳作。四川庐山的樊敏墓前石阙,四川渠县的沈府君阙、冯焕阙,四川绵阳汉赵氏阙,河南登封嵩山的太石阙、少石阙、启母阙,山东嘉祥县的武氏祠石阙等,不论是单层阙还是双层阙,单檐还是重檐,其楼顶普遍采用以石仿木结构雕建,屋脊式与牌楼基本相近,斗拱、枋檐脊兽形出一辙,犹如阙楼顶搬于坊门顶一样,组成牌楼。檐下雕饰以至内容体载更为接近,只是较牌楼简单粗疏一些,牌楼更具装饰性,比阙要美观、雍容华贵一些罢了。
石阙与山门石牌坊的关系
由此看见,阙的艺术造型和它的实用功能,与石雕牌楼的产生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说牌楼的胚胎有着阙的基因,为牌楼的孕育、成长,无论在实用功能上,还是造型及雕刻艺术上,都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相关资讯